石家庄股票配资中发系操盘手陈邓华腾挪中发科技 笑纳产业园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配资强平,正规炒股,配资开户推荐,长沙网上炒股,股指配资开户

股票配资.

五月下旬,安徽省铜陵市笼罩在炎热之中,这座以铜矿闻名于世石家庄股票配资的城市在这个初夏季节里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一个由盛而衰故事的完结。

从间接控股到黯淡离场,三年后,陈邓华执掌的&l石家庄股票配资dquo;中发系”宣布以股偿债交出中发科技(600520.SH)实际控制权。

近日,中发科技发布公告,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陈邓华控制的中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发集团)5月10日将其持有的铜陵市三佳电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三佳集团,中发科技控股股东)10%股权转让给上海宏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宏望);同日,陈邓华控制的上海中发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发)也将所持三佳集团60%股权转让给上海宏望。

至此,上海宏望持有三佳集团70%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而上海宏望的独资股东葛志峰也由此取代陈邓华成为中发科技的新实际控制人。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三佳集团的股权由于多起担保已被轮候冻结。其股权转让,是否意味着这些债务也相应转移呢?

“中发系”“画饼”

提及陈邓华“入主”中发科技,故事还需追溯到2009年。

资料显示,中发科技前身是设立于2000年4月26日的铜陵三佳模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佳模具)。三佳模具于2002年1月8日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并于2004年更名为铜陵三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佳科技).

2009年之前,三佳科技的控股股东一直都是三佳集团。三佳集团成立于1996年11月,其前身是创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军工三厂。2009年以前,三佳集团共有三个法人股东,分别是铜陵市工业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铜陵国资)47.62%、北京华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华商)42.38%及安徽省全柴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全柴集团)10%。

2009年6月4日,北京华商将其持有三佳集团42.38%的股权转让给上海中发。2010年6月,全柴集团将其所持三佳集团10%的产权转让给了江苏常开电气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常开).

2011年3月,江苏常开将受让所得的三佳集团10%的股份又转手转让给了中发集团。

2011年7月8日,上海中发收购铜陵国资持有三佳集团的47.62%股权。

自此,陈邓华开始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因上海中发和中发集团合计持有三佳集团100%股权,三佳科技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陈邓华。不久之后,三佳科技更名为中发科技,关于陈邓华旗下的“中发系”将借壳上市的传言开始在坊间流传。

陈邓华及其“中发系”顶着“我国输配电行业领航企业”盛名给三佳科技的未来画了一个很大的饼:一旦“中发系”借壳上市,不仅可以改变三佳科技主营不佳的现状,还可以在二级市场上获得更高的估值。

但是,时至今日,陈邓华的这块“画饼”都没有画完

控股中发科技的2011年,该公司净利润仅为298.59万元,同比下滑47.48%。如果“扣非”之后,中发科技当年实际为亏损29.31万元,这是陈邓华交给市场的第一份答卷,很明显是“不及格”。

2012年,中发科技出现亏损,净利润为-479.75万元,同比下滑260.67%;“扣非”之后,其净利润变为-1597.83万元。2013年,依靠政府补贴和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中发科技实现净利润674.65万元,但是“扣非”之后依旧为亏损2177.25万元。

此外,陈邓华控制三佳集团之后开始大肆减持中发科技股权。

2012年6月28日,三佳集团通过上交所大宗交易系统出售中发科技3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0%,三佳集团持股数降为2707.3333万股,持股比例降至23.95%。

2012年9月11日,三佳集团表示根据经营发展需要“拟计划在三个月内减持中发科技不超过500万股”。蹊跷的是,一个月后,中发科技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发行不超过3883万股。

其中,陈邓华控制的中发集团宣布拟参与认购本次发行股数的10%,每股增发价格为9.27元,而彼时中发科技的二级市场价格为每股10.18元。

最终,中发集团在2014年4月17日以每股7.93元的价格认购了中发科技增发的454万股,彼时中发科技每股12.43元。

“醉翁之意”在土地

2014年5月21日,21世纪经济报道在安徽铜陵当地采访时候了解到,陈邓华之所以当初愿意收购三佳集团,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铜陵市政府答应给其土地建设“铜陵中发产业园”。

陈邓华在2011年7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曾表示:“ 其实我们是铜陵市政府招商过去的。中发原本只是想在铜陵建中发产业园,作为集团输配电设备的生产基地。政府招商的时候,当时三佳科技经营困难,铜陵国资方面就把这个壳和产业园打包。”

但是,时隔四年多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在铜陵经济技术开发区看到,铜陵中发产业园(铜陵市黄山大道以西、天门山大道以东、西湖一路以北、西湖二路以南)最多只建造了一半,更多是没有完工的厂房框架和几个留守的门卫。

中发产业园建设分两部分,一是中发超高压变压器(铜陵)有限公司(即上海中发全资子公司),占地268亩;另一块是中发科技子公司——中发(铜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发铜陵),占地462亩。

中发科技董秘申立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尽管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但是产业园中属于上市公司的462亩土地权属没有争议,这是之前与上海中发、中发集团进行资产置换时候获得的。”

“现在只有海德精密在产业园里,其他的没有。”铜陵中发产业园一位门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施工已经停了一段时间,“听说是中发老板资金链断了,很久也没有看到他来产业园视察了。”

申立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属于上市公司的462亩土地上目前的确只有海德精密在投产,“上市公司未来还会有新项目继续投产,但现在还在建设厂房基建部分。”

被冻结的股权

陈邓华之所以最终将三佳集团控制权拱手转让,主要还是因为“在2013年5月至2014年5月期间,上海中发因流动资金所需,累计向上海宏望借款2.85亿元。彼时,上海中发以其持有的三佳集团股权质押的方式提供担保并相应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而中发集团也为此提供了担保,并作为上海中发还款的保证人。孰料上海中发最终未能按合同约定履行全部还款义务,上海中发、中发集团不得不将所持三佳集团合计70%股权作价10290万元用以抵偿其所欠上海宏望的相应债务。”

目前,三佳集团共持有中发科技2707.3333万股(占总股本的17.09%),以最新12.43元/股的价格计算,持股市值约33652万元,而三佳集团70%股权对应的持股市值亦达23557万元,可见“中发系”本次持股转让乃是经过了大幅折价。

但是,中发科技最新的公告又将三佳集团的持股推向“漩涡”之中。

2014年5月24日,中发科技宣布公司控股股东三佳集团所持本公司2707.3333万股股份已被司法轮候冻结,其中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石家庄股票配资院(下称浦东法院)和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下称徐汇法院)分别轮候冻结了三佳集团持有的本公司2707.3333万股股份。

浦东法院冻结原因是“上海中发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在工行徐汇支行到期未归还贷款金额1190万元,(该笔贷款2014年5月8日到期)由上海徐汇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并由三佳集团提供反担保;徐汇法院冻结原因是”上海中发中压电器有限公司在工行徐汇支行到期未归还贷款金额1190万元,(该笔贷款2014年5月8日到期)由上海徐汇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并由三佳集团提供反担保。

而实际上,这笔股权在今年5月16日已经被浦东法院做过冻结,当时冻结原因是“由于上海中发向江苏银行上海分行借款6000万元金融借款合同违约,而三佳集团为其中5000万元借款提供了担保,因而冻结了三佳集团持有的中发科技2707.3333万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三佳集团此次被冻结的2707.3333万股中有2700万股是在2013年8月与西南证券签署了质押式回购的。

2014年4月22日,中发集团将刚刚获得的450万股中发科技增发股进行质押融资,与西南证券签订质押回购三年协议。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宣布冻结中发集团持有的450万股,原因是“上海中发欠曹军5600万元,中发集团为其提供担保,因而被司法冻结。”

资金链紧张的陈邓华“抛售”三佳集团显然是“金蝉脱壳”的一计。

上海一位基金经理算了一笔账,按照中发科技目前每股12.43元计算,三佳集团持有的2707.3333万股的市值为33652.15万元,“但由于三佳集团70%股权已经转给了上海宏望,另外30%转给了铜陵天源股权投资集团,三佳集团的债务理论上也应该由上述两家新股东来解决。新股东愿不愿意承担,以及原债权人如那几家银行、曹军等同不同意这种转让方式,谁来支付他们的借款 ?”

更令上述基金经理奇怪的是,铜陵天源股权投资集团(下称铜陵天源)作为铜陵市国资旗下的公司,缘何会愿意为陈邓华“背负”三佳集团三成的债务呢?“还有就是,三佳集团与西南证券签订的质押回购的利息是不是也要上海宏望和铜陵天源来支付呢?”